• 县区频道:
  •  | 延安市
  •  | 宝塔区
  •  | 延川县
  •  | 黄陵县
  •  | 安塞区
  •  | 吴起县
  •  | 志丹县
  •  | 延长县
  •  | 子长县
  •  | 甘泉县
  •  | 富县县
  •  | 宜川县
  •  | 黄龙县
  •  | 延长油田
  • 延安传媒网 > 首页 > 网络天下 > > 正文


    延安大学附属医院看病 一天花10万 “可耐受手术的

    来源:陕西传媒网;    作者: 记者刘晓军 ;    时间: 2016-08-08 09:34:30;

      家属质疑延安大学附属医院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不加强医德教育,草草手术致人死亡

      

      陕西传媒网讯(记者刘晓军)“丈夫自己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就再也没能下病床,当天晚上人就去世了。”7月14日,延安市民赵女士满脸悲伤,一个多月前丈夫在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心脑血管专科病区住院手术,却意外失去了生命,“支架手术在四楼做,用时6小时,手术不成功病人情况危重,术后不就近送到同一楼层的重症监护室抢救,竟转到二楼普通病房,究竟是为什么?”


      北京阜外医院曾因患者不适合临时中断手术

      赵女士说,丈夫曹宏伟今年57岁,是延安中学职工,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今年3月曾在延大附院心脑血管专科病区(以下简称东关分院)住院治疗,当时科室主任王营忠建议做心脏搭桥手术。家人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商量后于4月10日把丈夫转到北京阜外医院治疗,该院经诊断试行为患者做支架介入手术,但在手术之前因患者血压不稳而放弃。阜外医院开了口服药物,嘱患者出院回家,采用保守疗法调理。

      “丈夫原来就有腰疼腿疼病,两个月前,疼痛症状加重,就又来到东关分院,住进康复科。”赵女士说,入院时,丈夫身体其他均良好,就是想在康复科对腰腿痛进行理疗。医院入院记录显示:门诊以‘腰痛待诊?腰椎间盘突出症’之诊断收住院。自发病以来,患者饮食、睡眠可,大小便无异常,无心慌、气短,无发热、盗汗及消瘦等症状。

      家属称病人腰腿疼住院 被医生动员做支架手术

      据介绍,经过诊断,东关分院康复科副主任姚院芳认为曹宏伟有较为严重的心血管疾病,要求将其转入心血管科进行治疗。经过和心内科四病区主任王营忠会诊,曹宏伟被转入了心内科四病区。赵女士说,王营忠把她和丈夫叫到办公室,询问了丈夫的病情,建议做支架手术。“当时我们就不同意,因为在北京阜外医院本来就要做手术的,因为血压偏低中止了,回来又在延安做手术,觉得不放心。”赵女士告诉记者,王营忠强调做支架效果更好,他们最后也就同意了。

      6月7日早上8:40,曹宏伟在护士的带领下,自己走进了手术室。赵女士根本没想到,此一进去,丈夫的生命就开始了倒计时。“手术时间很长,一直到下午两点左右,手术室出来一个人,叫家属出去买几卷卫生纸。”赵女士说,当时她就觉得不对劲,但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此后,做手术的王营忠把家属叫到了电脑前,解释说患者情况不好,已经做了4个支架,但血仍不回流。大约半小时后,手术室门打开了,家属进去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曹宏伟大便失禁,但意识尚清楚。回到病房时间不长,曹宏伟即上吐下泻。“吐的都是血,隔一阵就血压突然降低,需要进行抢救。反复了多次,到晚上6点多,家属万分着急,要求到重症监护室(ICU)加强抢救,但却急忙找不到主治医师王营忠。”赵女士说,病房在二楼,重症监护室在四楼,院方还要求家属签一份知情同意书,即从二楼到四楼途中病人发生意外要家属负责。

      病人从普通病房转到了ICU后,抢救基本一直进行,直到晚上11点多,曹宏伟生命终止。医院病历显示,手术当天14:52、17:14、20:12、22:53共有4次大抢救。期间还夹杂多次电除颤、心肺复苏等抢救。

      1天交费10万 “可耐受手术”的患者术后死了

      曹宏伟一位家属说,按照陕北风俗,不想让患者死在医院,所以最后签了“拒绝医疗同意书”。“实际上病人离开医院时已经去世了,当时家属都深陷悲痛中,根本都没多想。事后才觉得,人死得不正常。”该家属说。办完丧事,他们向宝塔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定,对死亡病患曹宏伟诊疗期间的门诊病历、住院病案、住院志、手术记录等采取查封,以保全证据。

      “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我们没有办理出院手续,医院从未就相关赔偿问题与家属协商。”赵女士说,随后他们咨询了医疗行业的专家,认为丈夫的意外死亡不排除责任事故的可能。赵女士质疑医院为追求经济效益草菅人命:北京阜外医院因患者身体不适中止手术,这次延大附院为什么草草给做支架手术?如果手术不成功,医院有没有应急预案?做支架手术后患者为什么会出现吐血、大小便失禁?手术室在四楼,手术后期患者已情况危重,曾抢救一次,医生没有直接将患者就近送入同一楼层的ICU病房,而是送到二楼普通病房,“为什么要这么做,医院方是想掩盖什么?”

      据赵女士讲,住院时交了1万元,做手术当天,还陆续交费高达十余万元。

      记者发现,6月7日上午8时患者曹宏伟病历“术前小结”明确写道,“患者目前病情稳定,可耐受手术”,“术中王营忠主任医师看过病人后考虑有手术指征,无手术禁忌症”。赵女士说,她无论如何想不通,医生明明再三强调手术效果会更好,术前丈夫身体状况也正常,怎么手术当天人就死了。

      家属已将延大附属医院告上法院

      

      7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宝塔区中心街延大附属医院,相关部门负责人称院长李小龙去美国了,负责宣传的人也不在。随后记者来到东关分院心内科四病区,被告知王营忠主任也出差不在。康复科副主任姚院芳表示,患者曹宏伟开始的确在康复科就诊,“之所以建议他转入心内科,还是觉得他心脏病更严重,应该先行治疗。腰腿疼随后再理疗也可以。”东关分院因领导开会,记者未能采访到。


      7月18日,东关分院领导表示,会就此事答复。并于第二天提供了关于曹宏伟诊治情况的说明和问题答疑,并不认同家属的说法,认为患者经过3个月药物治疗,心功能有所好转,仍建议行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医务人员未动员患者做支架介入手术,且已提前告知各种风险;患者病危期间,参与手术人员未离开抢救现场。情况说明还称,患者应激状态时剧烈呕吐,呕吐物为咖啡色液体(并非吐血),大小便失禁,考虑心源性脑缺氧所致。

      “如果治心脏病,我们直接住心内科就行了,何必要去康复科?明明是医生王营忠鼓动做的手术,现在出问题了却不承认推责任。”赵女士气愤地说。

      日前,赵女士已将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告到了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医疗费11万元、护理费丧葬费3万余元、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以及死亡赔偿金(依据鉴定的过错程度确定)。

        去年该医院一名主任因收回扣被撤职

      曹宏伟的意外去世,给赵女士一家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在悲伤的同时,患者家属对延大附院的管理也提出了质疑,称院领导“纵容大夫收取回扣,索要贿赂”。据了解,东关分院心内科一名主任马某,去年就因收回扣、受贿等原因被调查,后退还赃款,被处以撤职,并停止动手术资格。在一份《延安大学附属医院监察委员会关于对马某相关问题的处理决定》上明确写道:“经2015年12月30日行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马某撤职处分”。

      “正规大医院出现这种缺乏医德的大夫,老百姓能不看病难、看病贵吗?医疗事故能不发生吗?马某前几年就被查过一次,仅作了退赃几十万元的处理,去年又出同样的问题,而且变本加厉收黑钱的数额多了好几倍,医院领导李小龙难道没有责任?”曹宏伟一名家属质疑道。

      8月3日,记者采访李小龙院长,李小龙言辞激烈,情绪激动,表示曹宏伟死亡一事医院已作过答复,结果等待法院判决。

      相关报道:心脏支架手术暗藏暴利

      网上一度流传一则名为《可怕的心脏支架》的文章,直指心脏支架手术为“缺德手术”。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此前在一篇报道中指出,莫让救命支架成为牟利香饽饽,从目前情况看,的确存在少数无良医生和部分医疗机构为回扣和暴利,进行过度医疗的问题。在2013年10月召开的第23届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上,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说,合理地使用支架介入技术无可厚非,不过,支架泛滥的确是中国医学界非常可悲的现象,根据现在的统计资料,一半的支架都不靠谱。

      据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华裔心血管专家介绍,国外在实施介入手术时,还同时收取了15%至18%的临床观察费,用于医疗机构术后回访和观察实施介入手术的患者的预后状况。这项费用在进口心脏支架时,也已被厂家计算在了支架费用之中。但和国外不同的是,在国内,这15%至18%的临床观察费,却被异化成心内科介入手术后的导管材料回扣,直接装进了医生的腰包。“以一个支架3万元为例,药械企业可返还给医生的回扣在4500-5400元之间。即便在实施招标之后,这部分的空间被适当压缩,但10个点的返利还是普遍存在的。”他感叹,如此暴利,难怪一些无良的医生会为此疯狂。

      “每个病人的病情是千差万别的,从病情考虑,有些患者可能需要多安装几个支架,而有些病情稳定的患者甚至不需要安装支架。”在肯定了大多数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规范行医行为的同时,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建安也向少数希望借此生财的医生表达了告诫:心脏介入手术更适合那些危重的冠心病人,盲目实施此类介入手术,不仅浪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和金钱,还会给患者带来更多的健康隐患和风险。



    编 辑:

    网站动态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热线电话:13474431555 史先生 1501728385 孙女士 商务合作:0911-8010556 邮箱:sxyacmw@163.com 广告总代理:延安新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 14012123号-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陕)字第00985号 陕公安网备:61060202000184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陕网文(2018)3402—032号

    延安传媒网自律管理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