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 正文
《赵匡胤耍钱场》连载27
作者:谷培生 2018-12-27 12:25:15

  

 

  《赵匡胤耍钱场》连载27

  谷培生

  第二天,早饭是李小梅和莫悔之帮张陈氏做的。众人吃过早饭后。张道成往山下送路就回来了。他对马大成说:“马叔,雪基本停了,路也开了,你们可以下山了。小梅昨夜一晚上没睡,盘算党姨和周姨妈急着呢。”

  马大成望着张道成,深情地:“你们都是好人,人们都赞扬你父母的古道热肠,你们一家子都是古道热肠啊!好人必有好报。”

  马武对赵匡胤说:“赵恩公,你救了党正,救了我们了,你真是我们的大救星。你今天没事吧,这么厚的雪也没什么人来耍,你和我们下花门楼去吧。”

  马大成也说:“赵公子没有事,下山玩一玩,走吧!”

  赵匡胤也想到花门楼去,所以就说:“那我就送你们下山。”于是,赵匡胤留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照看耍钱场,自己和马大成、马武、耿介忠带着三个劫贼,下山去了。

  党正仍然坐在他来时坐的那个竹笼子里,让一个年轻的绑匪背着,为了防止绑匪使坏,马大成把三个绑匪用一根绳子串起来,马武看一个,耿介忠看一个,他和赵匡胤看着那个背党正的,七个人,沿送路人在白雪中扫出的小道,下山去了。

  赵匡胤等人快到花门楼妓院的时候,见小叶捂着个皮袄,在“花常香”楼外张望,见马大成几人过来了,小叶跑进了楼门,不一会儿,周月娥、花如意、夜来香、郭秦云、郭楚云就都奔出楼门,迎了上来。郭楚云一边跑,一边喊:“马武,找到了没有?”

  马武大声回答:“找到了,没找到我们能回来?”

  听说找到了,花如意喊了一声:“我的儿啊。”就在郭秦云、郭楚云的搀扶下,扑向竹背篓。她看见党正好好地坐在里边,转身又扑向年龄大点的绑匪,两只拳头不分地方地擂向那绑匪,边打边说:“你……你,我……我要杀了你!”

  众人把花如意拉回房里,等安静了一会儿后,马大成和周月娥商量了几句,就叫众人都出去,只留花如意、周月娥在房里说话。郭秦云和郭楚云带上党正先出去了。

  几个女人说话,赵匡胤觉得不自在,就给周月娥打了个招呼,说他出去转一会儿,周月娥也没多想,就说:“你转去吧,中午回来吃饭。”

  赵匡胤出了门,因为他知道陈抟不在,所以没有去金龟堡,在街上毫无目标地转。他走到后街,远远地望见半里香酒馆门前有一个男子,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在乞讨。突然,从拐巷子窜出一条苍狗来。那狗像狼一样,吐出长长的红红的舌头,冲向乞丐,吓得两个讨饭小孩“哇哇”大哭,赵匡胤怕狗伤害小孩,忙从街道旁的山货摊上拈起一颗板栗,像打暗器一样击向苍狗。虽然赵匡胤距离苍狗有二十来丈远,可是赵匡胤的内功深厚,正好打在苍狗的头上,苍狗负痛“吱呀——吱呀”地逃走了。

  那年月,流浪的、讨吃的司空见惯,赵匡胤在花门楼就多次救助过穷困之人。所以,他走到半里香酒馆门口,喊了声:“杨掌柜的,给上几个馒头,我来付帐。”说完,赵匡胤又回头问那讨吃的大人,说:“你这人怪哎,狗来了,怎么护着大的,不管小的,难道小的不是你养的?”

  半里香酒馆的杨老板听见赵匡胤喊,连忙亲自用竹盘端出十来个馒头,递给讨吃的大人,说:“你遇上贵人了,还不快谢谢这位赵公子?赵公子,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啊,这段时间,你救助了多少穷人!光在我这,就有三四次了。这次,你可别掏钱了,让老汉也行一行善。公子,进去坐一会儿。”

  讨吃的大人向杨老板致谢后,忙对赵匡胤说:“谢谢大爷!虎子,狗蛋,快,快给大爷磕头,给杨老板磕头,快!谢谢,你们都是好人!大爷啊,你有所不知,狗蛋,这个小的,六岁,是我的儿子。这大的,虎子,八岁,是我收留来的孤儿。虎子可怜啊,乱兵抢财劫色,爹妈都遭了毒手,我可怜他,就带着。这世道,造孽啊!”

  “失敬,失敬!”赵匡胤听了讨吃男人的话,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说,“危难之时,不顾自己的亲生儿子,却照顾一个非亲非故的孩子,可敬!可敬!来,进店。孩子,快进店。杨掌柜的,我要请这位义士喝几杯。快,有什么好的,尽管上!”

  赵匡胤在半里香酒馆招待三个讨饭吃的乞丐,美美地吃了一餐,临别,还给讨吃的大人十两银子,说:“你是好人,是义士!老婆都饿死了,还顾及捡来的孤儿,太让人感动了!世上还是好人多!乱世要治理,会好的,一定会好的,会太平的。你拿这银子,找个地方安个家,照顾好两个孩子。好人必有好报!”

  在一大两小三个乞丐跪在地上感谢的时候,赵匡胤走出了半里香酒馆。

  赵匡胤一边走,一边想:“又是战乱惹的祸!都是战乱惹的祸!乱世必须整治,必须还老百姓一个太平盛世!我要努力,一定要治乱世,平天下!”赵匡胤边走边下着决心,回到了“花常香”。

  房里只剩下花如意和周月娥,周月娥把刚沏的茶,端给花如意,说:“妹子,刚才我听老马说,党正叫那个老点的绑匪叫舅舅,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那人有点面善?”

  花如意刚刚收住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了下来,有几点,掉进了茶杯里。她哽哽咽咽地对周月娥说:“周姐,都是我造的孽啊。”

  花如意断断续续讲了这样一件事——

  原来,花如意十几年前当妓女的时候,结交过一个长安来的皮货商。那个皮货商,就是这个年龄大点的绑匪,叫彭强。花如意和彭强两人相识后,缠缠绵绵,海誓山盟,一个发誓非彭强不嫁,一个发誓非花如意不娶。彭强差不多一两个月来一次,一住就是三天五天。花如意自从认识了彭强以后,等彭强为她赎身,所以除彭强外,极少接客。两人好了两年多,彭强一去不复返。就在这时,花如意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孤独无助的她,只能眼泪洗面。有了身孕后,花如意就不再干那迎新送旧的皮肉生意。她想,党正应该是彭强的孩子,但她怀孕时,接过两三次客,所以也拿不准,只好让孩子姓了党。

  去年,也就是赵匡胤他们到花门楼的那时候,这个彭强又出现在花门楼。花如意怪他一去渺无音讯,可彭强说他做生意赔了本,没脸来见花如意了。现在他在长安又开了一个皮货店,生意也不错,所以他来花门楼找花如意。他见花如意有了孩子,党正长得又像他,所以就要认党正做儿子,花如意不同意,说:“我已经告诉党正,说他父亲死了,现在怎能跑出来个父亲?”彭强说:“那就认做外甥吧。”花如意也就同意了。寂寞了八年的花如意,禁不住彭强的软磨死缠,两人就又好上了。彭强来了两三次,就想带党正走,可花如意死活不同意。前天,彭强带了两个人来,说他不要党正了,也不缠花如意了,还拿了石榴花的牌子玩去了。花如意觉得彭强可能是嫌自己老了,所以只能暗自伤心,没办法,也就没理他。谁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偷党正的。

  花如意向周月娥诉说的同时,马大成在“樵”字号雅间,审问彭强。彭强交代的和花如意说的基本一致。彭强说,他和花如意好的时候,在家里早已娶了媳妇。他对花如意的海誓山盟,都是哄花如意开心的话。他父亲察觉儿子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又见儿媳妇几年都没开怀,就不让他外出了。可是,无论他夫妻俩怎么努力,妻子就从来没怀过孕。结婚十几年没能怀孕,妻子承受不了压力,悬梁自尽了。没有了老婆的彭强,又想起了花门楼的花如意,所以就又来到花门楼。来了后,他发现了党正,他认定党正是他的儿子。想孩子想疯了的彭强,决心把党正弄到手:一是要认自己的亲儿子;二是让街坊邻居知道我彭强会生儿子,有儿子;三是让年老的父母抱一抱孙子。为此,他不去找年轻漂亮的妓女,而是缠住人老珠黄的花如意。谁知花如意舍身子也不舍儿子,没办法,过了年后,他就雇了长安城里的两个小混混,来花门楼偷党正来了。因为党正认他这个舅舅,所以他趁花如意打饭的时候,用蒙汗药把党正药倒,装进了竹篓子,背了出去。彭强以为,就是花如意想到他偷走了儿子,偌大的长安城,谁也没办法找到他,谁知,他才走到耍钱场,就翻了船。

  听了彭强的陈述,马大成觉得罪不容逭,但情有可原,所以,到花如意的房子,对周月娥、花如意讲了他问的情况,说:“妹子,情况就这。孩子没事就好。你不要生气了。咱不是常听老年人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吗?妹子,压住心头火,点起佛前灯。不要生气,你好好的。”

  周月娥:“就是的,正儿没事就好。当然,看妹子的主意,是送官,还是私了?”

  花如意边哭边说:“这个该死的,他早就娶了老婆?……老婆死了,没有娃,才想到我!没良心的小子,该死的家伙!我以为他……怎是个这货……周姐,马哥,算了吧……不能报官的,他八成就是正儿的爹,你们看长得也像……放了他吧。”

  马大成想了想说:“放了是好,不放怎办?但要考虑他会不会再来骚扰你?”

  周月娥说:“放?行,只要他不再胡来,主要是怕他再找正儿。”

  花如意说:“马哥说得对,点起佛前灯,听天由命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放了他吧。”

  马大成看花如意对彭强还是有情的,所以就说:“我看是这,我找彭强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留在花门楼,或者把你们娘俩带到长安去。党妹,你看行不?”

  花如意看了看周月娥,对马大成说:“马哥,我一个妇道人家。你就是我哥,你看着办吧。我不想到长安去,我看他只是想要儿子,不想带我去。再说,他家有吊死鬼,我不去,我不去!我不敢住,他家有鬼,女鬼,有吊死鬼。我不去,我不想离开你们,不想看到他的那个家。”

  过了半个时辰,马大成又回到花如意的房子,对花如意和周月娥说:“嫂子,成了。妹子,彭强同意留在花门楼。他说要回去一下,把长安的店铺盘出去,再回来。他要党妹在这街上先盘个皮货店。”

  见花如意有了笑意,周月娥说:“老马,让彭强自己来说吧。咱们能走了。党妹,有惊无险,还成就了好事。别怪彭强,说明他爱这个孩子。你俩好好谈谈。”说完后,周月娥回了房,马大成放了彭强三人,去忙其他事去了。

  陈忠良夫妇在耍钱场住了半个月,现在要回牛背梁去了。他老两口看见道成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好媳妇,就想着给山河也找一个媳妇。于是,陈老汉就在赵匡胤面前念叨,看再有这么好的象,给他儿子也说合一个。赵匡胤呢,当时是看到后唐朝廷的分上,赔了五十两银子,帮李小梅赎了身,现在他哪愿意再出那冤枉钱。他输打赢要的几个银子不容易,自己还准备出山用呢。他知道,带着弟兄们闯天下,用钱处多着呢。所以,他对陈忠良老汉说:“你给小梅姑娘说吧,让她给你留个心。”陈忠良还果真去找李小梅,他说:“小梅啊,看见你们夫妇恩爱,我是高兴,也羡慕啊。你看,你兄弟山河也老大不小了,我也想娶儿媳妇啊。你看,有合适的象,给你兄弟说合一个。我们一天住在孤山旷岭上,见个女人都难,你帮舅舅留个心,给你姨妈说,给咱都留个心。这事,只能托众人帮忙了。”

  李小梅这才知道,舅舅和舅母在耍钱场待这么长时间,不仅是老姐弟想多说说话,还想给他儿子找媳妇呢。再说,她看陈山河人也老实,一天嫂子长,嫂子短的,嘴也甜,就对陈老汉说:“舅舅,我记住你的话,给山河兄弟说合个媳妇。”李小梅把心思想到了悔之姑娘身上。她以为莫悔之和她父亲无家可去,在这儿安个家也挺好的,但是,她不知道莫悔之一门心思找母亲。

  陈忠良一听,高兴地说:“那就托你了。可别忘了啊。”

  住了半个月,把心里要说的话,终于说出来了。而且还有了希望。惊蛰了,有些中草药也该采了,所以陈忠良夫妇收拾着回去。还实心实意地邀请几个小伙子到牛背梁去玩。

  赵匡胤想,这几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到牛背梁去转一转,于是,他把一锭五两的银元宝递给陈老汉,说:“陈叔,我们四个跟你去转几天,这点银子,你收下,我们的吃住,就都要麻烦你了。”

  陈忠良不收,说:“看赵公子说的,你们几个到牛背梁去,是瞧得起我们。再说,你们几个能吃多少,我怎能收你的钱呢。”

  张强老汉也说:“赵公子,都是朋友了,怎能让你破费呢。”

  赵匡胤见他不收,就想了个说法:“我说陈叔,你收下吧,你不是准备给山河说媳妇吗?就算我给你凑了点钱。”

  陈忠良说:“啊,是那样,好,我收下,赵公子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啊。”

  晚上,赵匡胤对莫占义父女说他们出去转四五天,托莫氏父女看好耍钱场。莫占义说:“赵公子,你们放心去耍吧,这儿有我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赵匡胤、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就都拿着换上新把子的武器,跟上陈忠良夫妇到牛背梁玩去了。

  陈忠良夫妇领着赵匡胤等人,离开耍钱场之后,就上了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这些羊肠小道,完全是猎人、采药者和羚牛等踩踏出来的小道。六个人一会儿上山,一会儿过河,一会儿越岭,一会儿攀岩,像一千多年后的探险队员。

  牛背梁的山奇、水奇、石奇、木奇、动物奇,一路所见所闻,使四个小伙子不时地发出惊叹声。

  牛背梁虽然离长安只有几十华里路,但除了东边的这条秦楚古道和西边的子午古道外,再没有什么路,所以比较偏僻。山里除了猎人、采药人、修仙访道者和个别小毛贼外,人烟十分稀少。没有人为的破坏,所以原始森林能够自然地生长,和谐的延续。两三人才能合围的古树,随处可见,这些古树,是真正的大树。当然,老的东西肯定磨难多。老树在漫长的岁月中,历经雷击电打,风撼雪压,树身扭曲。但是,这些古树,头可断,腰不弯,真像二十世纪样板戏中唱的一样,烈日炎炎晒不死,严寒冰雪郁郁葱葱,它枝如铁,杆如铜,蓬勃旺盛坚强峥嵘。被雷电削去树梢的古树,像秃顶的寿星老人,满脑门闪烁着灵慧之光。高枝上挂满云雾草,像寿星老人的长髯。树皮上爬满苔藓,像期颐老人脸上的寿斑。到处是枯老而自然倒地的千年古木,朽木上寄生着野樱桃、忍冬、青榨槭、花楸等小乔木和菌类、藤类、动物类。这真叫老有所为,朽有所用,化腐朽为神奇。这才是生生相息,死得其所。不会自我移动的树木,把根深深地扎在泥土里,锲进岩缝中,适地而生,应时而长,在它枯老倒地的同时,它的根系上,已经又生长出了几株小树。自然界的树木,以不动应万变,延续千年万载,覆盖千山万壑。人行其中,几乎看不见天日,只是在石梁石崖处,透下几缕阳光,洒在枯枝败叶堆积的地面,显出几分神秘。

  原始森林中,到处是藤。什么野葡萄藤、五味子藤、八月瓜藤。终南山的藤,依树而生,依树而长。有的藤紧紧地缠绕在树上,和树几乎融为一体;有的藤长臂一挥连接几棵树林,飘逸生动;有的藤墨黑如漆,生出许多疙瘩和弯曲,像一个在痛苦中挣扎的人情绪扭结,在静态中有一股向上的动势。

  赵匡胤走在其中,才体会到采药人的辛苦,才体会到终南山的博大,也才真正体会到贾岛访隐者不遇“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含义。可是,万事就怕可是。可是,谁能想象到,这牛背梁的原始森林,一直存在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竟然毁在所谓建设者的手里,毁于那场劳民伤财的大炼钢铁之中。

  牛背梁的降雨量比较大,所以所有的沟,都有水。就连几丈深几丈长的小沟,也是涓涓细流。牛背梁山大沟深,坡度比较陡,所以每条山沟都是瀑布。

  走在牛背梁,山顶上听到的是风声和动物的鸣叫声,山沟里听到的多是水声和动物的鸣叫声。风越过森林、激荡山岩的声音和水跌宕下山,冲击岩石的声音,与动物的鸣叫声,构成天籁。这天籁,不是大城市人能享受到的,也不是红尘中的过客能体会到的。他只恩赐于贴近自然、走进自然、融入自然的人们。它能使人忘我、空灵,心静寡欲。无怪乎修身养性的神仙多在名山大川之中。

  “看,那就是咱们上次看见的神牛!”在一片多岩区,石守信又发现了一群金黄色的牛,就压低声音对几个人说。

  陈忠良说:“这就是羚牛,你们那天问过我。我们这儿的人传说这就是姜太公骑的四不像。你看这家伙,多大,骑上肯定威风。姜太公不会骑个麋鹿吧?”

  这群羚牛大约有一百多头。因为离得比较近,所以赵匡胤、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都看了个仔细。这羚牛像羊,像羚,又像牛。体形硕大如牛,肩部高出臀部,吻鼻大而裸,前额显著突起。喉部有较长的毛。毛的颜色介于白黄之间,成年的一般为白色,老年雄性个别的呈金黄色。雄雌都长角,角向上长一段后外翻又向后弯转。陈忠良说,因为羚牛的角扭曲得与别的牛啦羊啦都不同,所以有人叫它扭角羚。

  高怀德问:“陈叔,这羚牛吃些什么?”

  陈忠良说:“它们早晨和傍晚吃草。吃些树枝、幼芽、树皮、竹叶、青草、籽实什么的。”

  “祸害人不?”赵匡胤问。

  陈忠良摇着头说:“不,它不祸害人。冬天,高山上有雪,它才下山来,一般它都是在高山上。人遇见,你不逗它,它不攻击你。你要是挑逗它,嘿!那可凶了。你看,这一群,要是向你冲过来,你能挡得住?”

  赵匡胤说:“这么一群冲过来,谁也抵挡不住。”

  听见人声,一头公牛发出“叭——叭”的声音。然后带头逃走,百十来头羚牛,听见放哨公牛发出的信号,也都跟着跑走了。

  王审琦说:“这牛比人还有组织纪律性。你看它们上山时,一头接一头排成一条线,不争先,不恐后。休息和吃草时,还有一头牛放哨,分工明确,放哨的牛,责任心也强。刚才我看了,站在岩石上放哨的那头牛,一直在注意四周,没有低头吃一口草。真是神牛啊!”

  “你们看,那树上还睡着一只羊。”高怀德指着一棵倾斜的树说,“就在那棵树上,看,它醒来了。”高怀德还在指,几个人都看见了,只见那动物跳下树来,在岩坡上几个跳跃,就翻过小山梁跑了。

  陈忠良说:“那不是羊,叫林麝。麝血、麝骨等都可以入药,尤其是麝的卵子,就是麝香,是珍贵药材。过去打猎时,我逮住过。”

热线电话:13474431555 史先生1501728385 孙女士 商务合作:0911-8010556 邮箱:sxyacmw@163.com 广告总代理:延安新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 14012123号-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陕)字第00985号 陕公安网备:61060202000184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陕网文(2018)3402-032号
延安传媒网自律管理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