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文苑荟萃 > 正文
黄土情深 画家刘文西的延安情结
来源: 国际在线 作者: 孙文芳 2019-12-17 14:26:43

    惊闻刘文西老师仙逝,悲痛万分。回忆与先生相遇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挥泪成文,以示纪念,惟愿先生在天之灵安息,永远守望和护佑这片他毕生牵挂的黄土地。

  

黄土情深 画家刘文西的延安情结

 

著名画家刘文西(右)与作者孙文芳(中)的合影 图片由孙文芳提供

一位浙江人,八十六岁高龄,先后九十多次来到延安,创作了数千幅关于陕北的绘画作品,为延安的贫困乡亲捐款数百万元,他创作的毛主席头像印在了人民币上,成为13亿中国人每人都拥有的、“发行量”最大的“画作”。他,就是中国“黄土画派”的创始人、人民艺术家——刘文西。

从2013年10月到现在,我先后十多次见到刘文西老师。他的朴素严谨,对艺术的孜孜以求、精益求精,以及对陕北黄土地和黄土地上父老乡亲们的厚谊深情,让我打心底里敬佩和感动。正是这一次次的感动促使我提起笔来,记录下一个我所看到的真实的刘文西。

初识刘文西——心系老区暴雨灾情

第一次见到刘文西,是2013年国庆前夕。那天我在西安开会,顺道去西安美院门口的“荞麦园美术馆”看望好友莹巧姐,恰巧刘文西老师也在那儿。听我说起2013年7月延安遭遇的特大暴雨,他非常关心,并提出想组织黄土画派去陕北采风,顺便给延安捐些款,帮助乡亲们灾后重建。他托我联系一下宝塔区东二十里铺村,以及他五十多年前在村里写生时认识的乡亲:猴留、王琴、桃明、改改、任立宏、杨成录、杜程英……他一口气说出一连串老乡们的名字,我惊诧于当时已81岁高龄的刘文西老师竟有如此惊人的记忆力,更感动于他对延安父老乡亲们的牵挂和关心。五十多年的岁月过去,他竞然能记得起那么多乡亲们的名字,说他们都是他笔下的人物,他记得当年他们长什么样子,还有他们之间说过的话语,发生过的有趣故事。

回到延安,我连忙托宝塔区文化局的同志帮我打问这些让刘文西老师牵挂着的乡亲们。令人欣慰的是,除了一两个年迈去世的,刘老师提到的大部分乡亲都找到了。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刘文西老师,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他说等十月底从德国回来就着手筹备给延安捐款的事情,要专程去东二十里铺村,看看那些当年帮助过他的乡亲们。

我当时想,他是大忙人,这捐款的事情,大概也就说说而已,不一定能成。没想到时隔一个月,就接到刘文西老师电话,说他们于10月28日下午在荞麦园美术馆举行了书画笔会,为延安灾区募集到一百万元现金,他将于近期率领黄土画派亲自送到延安。

三天后,刘文西老师果然率领黄土画派三十多位画家来到延安,带来了100万元现金,分别捐给了宝塔区东二十里铺村、安塞县魏塔村和延安鲁迅艺术学校,用于这三个地方的灾后重建工作。

再遇刘文西——情牵延安父老乡亲

听说刘文西老师要来,东二十里铺村的乡亲们早早地就赶到村幼儿园的院子里等着。刘老师刚一下车,就被一群老乡团团围住,大家喊着“刘市长!刘市长!”争先恐后,问长问短,挤得路都走不动。我正纳闷大伙为何称刘文西老师为刘市长,旁边的桥沟镇长解释说,“刘文西老师1988年在村里采风时兼任老延安市(现在的宝塔区)的副市长,乡亲们都叫惯了他刘市长。”

人群中有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看见刘文西就激动地挤到跟前,握位刘老师的手笑着、喊着:“刘市长,您还认得我吧?”

刘文西一愣,仔细端祥着面前浓眉大眼、朴实健壮的中年妇女,笑着说:“认得呀!怎么不认得呀!你是王琴吧?你小时候我就画过你呢!”

那个叫王琴的女人显然没有想到刘文西老师竞然能一眼认出她,并能叫出她的名字,激动地满脸彤红,拿出两双鞋垫硬塞到刘文西老师手中,说是她亲手绣的,一双给刘文西老师,一双让带给陈光健老师(刘文西夫人)。周围的人笑着说:“这么多年没见,竟然一眼就能认出来,画家的眼睛就是厉害。”

离开东二十里铺,一行人又急匆匆赶到鲁迅艺术学校,去看望鲁艺的老师和学生。在鲁艺校史展览馆,刘文西老师一边认真地听着鲁艺学生的讲解,一边不时地掏出相机,颤巍巍地举起来,拍摄着鲁艺的发展历程。他说:“从老鲁艺到新鲁艺,学习环境变了,但精神是一致的。看了鲁艺学校的办学情况和孩子们的精彩表演,我很感动、很鼓舞、很受启发!我们要坚持鲁艺精神,用自己的艺术创作回报人民。”

在他们来延安后第七天的上午,我又接到刘文西老师电话,说他带领黄土画派陕北采风从榆林返回西安路过延安,让我陪他再去一趟东二十里铺村。在陪他去东二十里铺村的路上,刘文西老师反复念叨着任立宏、桃明等几位乡亲的名字,他说他这一路上天天睡不着觉,一直在操心他们的身体和生活。他说:“任立宏路都不能走了,王琴的老公殁了,桃明的丈夫瘫痪在炕上几年了,他们太不容易了。”

当几天前刚刚离开的刘文西又一次推开任立宏和桃明家的窑门,亲手把一厚沓百元人民币递到任立宏、桃明、王琴的手中时,三个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高高胖胖的桃明一把搂住刘文西,哭着说:“谢谢刘市长,你让我说啥好啊。”这位朴实的农家妇女,当年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有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曾经是刘文西笔下的陕北姑娘的人物原型。几十年的岁月沧桑,她已成为年近七旬的老妇,脸上早已失去了那画上的红晕,可爽朗的性情依然如故。炕上,躺着她已瘫痪多年的老伴,一动不动,不会说话,神智不清,只有眼睛还在动。刘文西坐在炕边,握着老人的手,叮嘱桃明:“好好保重身体,好好给你老伴看病,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望着那情景,我除了感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一位是誉满全球的著名画家,一位是瘫痪在床的陕北老农,是什么,让他们的心贴得这么近?情牵得这么深?

素描刘文西——寒风中,那专注的神情

一个多月后,刘文西老师又一次来到延安。这次,是携夫人陈光健老师一起来参加由中宣部学习出版社、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以及延安市委、市政府共同举办的《征程——延安精神永放光芒书画展》。上午开幕式刚一结束,他便让我陪他们去安塞楼坪乡魏塔村写生。一路上,刘文西老师的手中始终抓着个相机,对着车窗外的黄土山洼不停地拍,每发现一处好风景,便要停下车来画画。其实他所谓的“好风景”在我们看来,也就是那些再普通不过的荒山沟峁、枯树土窑,可到了他的笔下,便成了最亲切的黄土风情。

就这样走走画画,等到了魏塔村已下午三点多。刘文西老师和陈光健老师相互搀扶着,挨家挨户地去看望村里的乡亲,问长问短,和他们拉着家常。夕阳西下时,刘文西老师选了一户人家的硷畔,和陈光健老师坐下来一人拿一个画本开始画画。时值腊月,天气格外寒冷,几个同行的年轻人都冻得直发抖,可两位老艺术家却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山野的寒风,一画就是两个多小时。夕阳透过硷畔上枯树的枝桠将缕缕柔辉洒在刘文西老师佝偻的肩背上、洒在陈光健老师花白的头发上,在他们身上勾勒出金色的光晕,那情景,真是美极了。

对话刘文西——耄耋老人的黄土情深

2015年3月3日,刘文西率黄土画派一行六十余人第25次来延安过大年,这也是他第95次来陕北写生。

刘文西老师这次来延安除了过大年还有一个重要心愿——就是想再去看看任立宏。他听说任立宏病得很重,所以,到延安第一天就直奔东二十里铺任立宏家,他给任立宏带了一万元钱,要让任立宏好好治病。没想到任立宏已在半年前去世,这让刘文西万分沉痛。晚上开座谈会时一见到我,就一脸哀伤地告诉我:“任立宏不在了……我很难过……”那神情,俨然失去了一位最为重要的亲人。

第二天,刘老师率领黄土画派又一次去了安塞的魏塔村,在寒风中画了整整一下午画。回到宾馆,他的手肿的跟发面的馒头似的,疼得动都不敢动。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忍不住说他:“您这是何苦啊!以您和陈老师的年龄、身份、影响力,你们现在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用干,安心养好身体,坐享天伦。画画也可以坐在家里画啊,干嘛非得大冬天来陕北写生,一画就是几十年,您就画不厌倦吗?”

刘老师目光凝重,缓缓地说:“我一生无数次来到陕北,来不够、画不够!每次来陕北采风,看到大地、黄土、黄河、父老乡亲,就深深地感动……生活是无底洞、艺术是无底洞,要深入生活、融入百姓,情牵百姓,才能创作出反映生活、讴歌生活的好作品。我今天手痛风画不好,但对陕北、对陕北人民还是画不够。我今年83岁了,来了90多次陕北。每年都要来几次。我还想活120岁,希望每年都能来陕北,深入生活、向生活学习,向人民学习,把我看到的美好的东西都画出来! 我积累了那么多陕北人的形象,目睹过那么多激发我创作欲望的画面,我要把这些都画出来。”

听着这一番话,我终于明白了八十多岁高龄的刘文西老师为什么能有如此的精力和激情,那是因为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对这块土地发自肺腑的热爱和深情。

正如《人民日报》社副社长张建星和西安美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所言:什么叫人民的艺术家?人民的艺术家不是封出来的,而是一笔一笔画出来的,是一步一步从人民中走出来的。只有扎根于人民、服务于人民、才能受到人民的爱戴,才能成为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历史已经证明:为人民、为艺术而活着的人,历史将永远记着他。

阅读延伸:

作者孙文芳,笔名:闻方。延安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陕西省作协会员,旅游管理经济师。业余时间坚持文学创作,先后出版陕北女子诗文集《走过青春》、个人诗集《光囚》、配乐诗集《风中的歌者》。其作品入选《新延安文艺丛书》《陕西女作家》《中国优秀领导干部文集》等著作。

陕公安网备:6106020200018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陕)字第0098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陕网文(2018)3402-03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90044 广告总代理:延安新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箱:sxyacmw@163.com
商务合作:13474431555 史先生 501728385 孙女士
陕ICP备 14012123号-1
延安传媒网自律管理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