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 正文
曹伯植:致敬黄土地上最后的流浪者
2019-07-16 11:32:07

        盛夏的树荫下,或者寒冬的炉火旁,一个村子的人围坐在一起,人群最中间的先生,手持三弦或琵琶,或严肃,或逗趣,可以从三皇五帝一直讲到家长里短,有呐喊,有嘶吼,也有浅吟……

微信图片_20190715154027.jpg

        这是陕北说书先生们走街串巷时表演的情景,在那个物质、交通、文化都相对匮乏的年代里,这曾是一代人心中永恒的记忆。

QQ截图20190715153756.png

        而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这样的情景正在逐渐消失,尤其是陕北盲人说书艺术,更是面临着被边缘化、无人传承和难以生存的诸多窘境。

        从2016年到2019年,本地文化学者曹伯植都在专注地做一件事,那就是以电影的形式记录下盲人说书艺术最后的风采。于是,《书匠》这部感人至深的纪录电影才得以问世。

抢救式记录陕北说书盲艺人的最后时光

       “抢时间。”

        7 月8日,在被问及为何要在古稀之年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去拍摄这部纪录电影时,73岁的曹伯植这样说到。

微信图片_20190715154501.jpg

        “我曾想为这一艺术的传承和这些盲艺人做点什么,我也曾克服困难,买了房子,想要把这群盲人组织起来为他们服务,进行公益演出,传承盲艺人说书。但因种种原因,我的愿望没能实现。于是我想用电影记录的方式,把他们最后的时光保存下来。”

       曹伯植的这一想法,得到了中央电视台导演曹建标的赞同,两人一拍即合。

微信图片_20190715154018.jpg

        纪录电影《书匠》,通过曹伯植的行踪,遍访了康明义、张成祥、张斌、华世阳、燕凤喜、吴习忠、邱满囤等陕北现存的盲艺人,用“抢救式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盲人说书艺术最后的风采,用令人震撼的电影语言向观众讲述了他们的生存状态和人生命运,运用探索性和开创性的方式,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供了全新的表现形式。

QQ截图20190715153038.png

         电影历时四年,从摸底走访、蹲点拍摄到后期制作,终于出炉。近期,这部纪录电影《书匠》在北京、西安、延安等地举行看片会,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也得到了高度评价和认可。

        很多人看完电影后,对年逾七旬的曹伯植老人,更加肃然起敬。“很多人都想到了,但只有他做到了,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不得不令人敬佩和感动。”有观众说。

“让每一个热爱艺术的人活都得有尊严”

        他们是这块土地上最后的流浪者,身背三弦琵琶,手住拐杖,走乡串户,能从三皇五帝讲到如今的新时代……这些陕北盲艺人传唱的,不仅是这块土地厚重的历史,也浅吟着自己悲苦的命运。

微信图片_20190715154031.jpg

         “相比于明眼人来说,盲艺人要付出更多更大的努力,才能在这一行得以立足。这背后的艰辛,常人难以体会。”这也是为什么曹伯植一直以来都很关注盲人说书艺术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他看来,盲艺人的陕北说书,更让人震撼,也更使人感动。这既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是在捍卫这来之不易的神圣艺术。

        事实上,《书匠》这部纪录电影,只是曹伯植为研究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陕北说书所做的众多工作的一部分。

QQ截图20190715153743.png

        曹伯植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延安文化系统工作,退休后开始做起了文化“生意”。别人做生意是为了能赚钱,他做生意是为了能继续做文化研究。“那个时候要去下乡采集资料,路途的吃喝、交通都需要钱,没有钱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就这样,曹伯植一边出书,一边开起了打印部、琴行赚钱。

        义务为这群盲艺人和民间说书艺人编词谱曲,免费进行培训,甚至看见一些生活困难的老艺人,他常常自掏腰包去资助。曹伯植所努力的,是想让这门悠久的陕北艺术得以传承和发扬,也希望每一个热爱艺术的人活得有尊严。

“我爱陕北说书可以说是爱到骨头里了”

       “中国艺坛不可能缺少陕北文化,有陕北文化就必须要有陕北说书。”曹伯植后半生的大部分时间是泡在陕北说书这个圈子里的,“我爱陕北说书可以说是爱到骨头里了”。

        在实地走访的过程中,当了解到盲艺人的艺术传承现状和生存状况如此艰难,曹伯植的内心便有了沉甸甸的担子。

QQ截图20190715153809.png

        “感觉这是老天爷安排给我的任务,不完成就对不起养育我的这片土地。”现在电影完成了,曹伯植的心里也总算释怀了。但是,他致力于研究和保护陕北说书的努力仍然在继续着。

        目前,曹伯植手头正在研究流传于吴起、甘肃华池地区一带的靠山调和靖边定边一带的梅花调,已经完成了长篇陕北说书《路遥故事》,还计划创作一部关于孙立哲的陕北说书集。他说:“现在研究陕北说书的人少,写长篇陕北说书的人更少,我必须做这些事。”

          “我要把这些珍贵的东西都传下去,留给后人去研究,带到坟墓里就太可惜了。”曹伯植说。

QQ截图20190715153646.png

         这片厚重的黄土地,滋养出了豪迈淳朴的陕北文化。也正是有了曹伯植这样一批对陕北文化充满情怀的文化工作者,为行将失去的民间艺术做抢救性记录,为这片黄土地、为神圣的艺术和苦难的命运谱写出最深沉的礼赞!(文|贺秋平 图片由刘宁提供)

 

陕ICP备 14012123号-1、  陕公安网备:6106020200018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陕)字第0098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陕网文(2018)3402-03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90044 广告总代理:延安新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箱:sxyacmw@163.com
商务合作:13474431555 史先生 501728385 孙女士
延安传媒网自律管理承诺